2020-08-29

商业空间设计

瑞丰体育毛昱奇:疫情加速商业空间精细化设计

  社区商业的精细化发展,已成为行业共识。绿城商业运营公司已从空间设计、商业运营管理等方面践行社区商业的精细化运作。如在专业标准化制定过程中,联合美好生活研究院战略合作伙伴上海柏涛设计完成《绿城社区商业规划设计导则》、联合上海中商完成《绿城商业产品线价值提升策略提升研究报告》等多项高价值的研究成果。

  本期有幸邀请到美好生活商业研究院顾问毛昱奇先生,分享疫情后商业设计趋势。毛昱奇是上海柏涛建筑设计有限公司的设计总监,在建筑方案设计领域颇有造诣。

  “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”。疫情,是危机,而危机背后也是转机。我们思考:疫情后人们消费有哪些变化?这些变化将驱动哪些方面的设计要点转变?带着这些疑问,我们与毛昱奇先生进行了探讨。

  A:最近开业的餐饮、影院对应的等待空间由传统的大厅式聚众空间,转变为线上叫号或者app提醒方式取代,人们更多散布在开放商业空间中。

  娱乐场所的集散空间将逐步走向功能复合,公共区域向分散式聚集探索。集中式餐饮、瑞丰体育影院取号、等待处,将优化为分散式小桌布置,不仅能在疫情期间保持安全距离,在当下行为演进中,独立无干扰等待也是大势所趋。

  Q:国内疫情逐步平息,而复阳、无症状感染人群构成了安全隐患,境外疫情居高不下的形势下,商业街的消杀和管制是否会成为常态化动作?

  A:商业流线会呈专业化发展。通过这次疫情,商场、商业街进出口流线会更统一。专业的安全逃生、安全检疫、安全消杀在空间安排、设备安装上,都将上一个高度,并有可能衍生出相关专业产业链。

  A:随着疫情刺激,业态细分的趋势加速,安全、健康类产品与服务将受到重视,安全防护类产品的需求规模扩大,品类更细分。类似日本的药妆店会如雨后春笋一般,出现在大街小巷;由此在商铺空间格局、主力面积段设置上都需积极做出与业态匹配的“定制化”设计。而社区型商业招商运营上更需要“扎堆”,主题类更强的业态聚集才会有客流和销量。

  A:疫情期间,仿佛都“被关了禁闭”,人们对自然、对阳光的渴望更强烈。然而在实际房地产开发中,住宅是主角。为了满足住宅的日照极致化,社区商业的空间通常被压缩。

  今后社区商业也将是人们心里的避风港,社区商业在整盘中地位更重要。未来更多的口袋公园,阳光外摆,更开阔的空间,都是顾客追求重点。对应社区商业的外部空间设计,将被要求更精细化设计。

  A:餐饮快速复苏,并伴随着外卖、闪送等及时、优质的需求,排队停留空间增多,非机动车临时停靠的空间也大大增加。例如汉堡王、肯德基等快餐店已经养成店外排队,店内取餐的习惯。

  主动线将被重新定义,除了消费需求外,商家服务端的空间需求扩展。今后主力店、网红店都需要考虑预设室外排队的空间,也作为店铺外摆的延伸,员工、快递配送工作人员的安全也是设计考虑的重点。例如增设配送人员的等待空间、配送车的专门停留空间,人行流线、机动车和非机动车流线专用道,提高配送端的效率,同时避免快送端与消费端的流线交叉。

  Q:此次疫情,24小时便利店成了最热门店,消费者可以无接触快速购买商品。未来,社区商业将如何发展?

  A:业态落位逻辑悄然变化,无论是便利性,还是引导性,都须从实际出发区别判断。疫情之下,人们更关心超市的便捷性,快速找到所需产品,此时商业不再追求单一动线,便捷性是社区商业的追求目标。按照惯性思维,超市落位一般设置在动线末端,作为主力店引导其他商铺驱动消费,此次疫情也提供了另一种主力店落位思路。

  此外社区综合服务中转站的需求已初见端倪,未来的社区商业不单是消费、休闲的场所,也应兼具社区居民日常服务性功能。将各类“中转”需求集聚,形成一体化的便民站点,例如生鲜自提柜等新物种,将顺势而生。

  设计源于生活。疫情刺激下生活与消费,是我们当下可见的变化,而这些变化是短暂性还是常态性,有待于长期观察。短暂性变化对应未来商业空间设计中适度留有余地,常态性变化则在设计中纳入必要考虑点。瑞丰体育